A Hungry Fool

Category: 技术

工作六年记

一不留神,作为一个小码工的工作已经过去了六年。今年 2022 会迎来我工作的第七年,但依然感觉懵懂。

2021 HAI 人工智能报告

报告地址:https://aiindex.stanford.edu/report/

斯坦福的人工智能研究(Human-Centere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在 2019 年由 John Etchemendy 和知名的华人教授李飞飞共同创立,旨在“为人工智能这一复杂新型领域的未来发展指明方向”。它的工作有促进人工智能学习的研究,教育,政策制定,研究人工智能如何为人带来福祉,提倡一切“以人为中心”,理解并预测人工智能会如何影响人类社会,并促进发展能够增强人类的人工智能,而不是取代人工。

参考:https://aiindex.stanford.edu/about/

HAI 研究的方向偏重人工智能在社会中的应用,对社会效益和人类的影响更加关注,对人工智能伦理方面的话题,如深度伪造技术(Deepfake),人工智能结果中的性别、种族歧视问题更加敏感。

[翻译] 禁用面部识别技术能够对抗现代监视吗?

翻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1m0HXAcl_g55pu-4fbmNw

原文链接:https://www.schneier.com/essays/archives/2020/01/were_banning_facial_.html

感谢 706 社区的朋友们提供了这个翻译和发表的平台,并感谢非常仔细的校对。在这里认识了很多很有趣很有想法的朋友。

原文作者 Bruce Schneier 是知名的密码学家,有多部关于密码学的权威著作,是电子前哨基金会董事会成员,多年来就数据安全、隐私等话题并发表多篇博客、评论等。他的书《数据与格利亚》层深入介绍过关于数据和隐私方面的话题。(我的读后感。

这篇关于面部识别技术的文章,作者肯定了今年来大众对面部识别技术的关注和谨慎,但同时也指出了:仅仅关注面部识别的表象是不够的。基于大数据的监控能够几乎无孔不入地监视现代人的所有言行决策。

所以,只有认识不同系统的监视范围,了解并问责不同机构对数据的处理方式,严格管制任何方面基于大数据对人进行的区别对待甚至歧视,才是对抗现代监视的根本。

未来会是一个编程普及的时代吗?

——想象一个人人都会编程的时代。

这是一个关于未来趋势非常大的话题,和我一些还未成熟的想法。

编程会成为通用技能吗?

早在二战之后,年轻的 Douglas Engelbart 就在一直畅想一个能够扩展人类大脑的机器。这个机器能够记录一个人所阅读的所有书籍通讯,作为一个辅助思考的助手。这个在他脑海里萦绕不去的想法推动了他一生对个人计算机的发展的贡献。他早在 1968 年的“所有演示之母”(Mother of All Demos)中展示了鼠标的概念,展示了一个有视频对话,双向协作编辑文档的计算机系统,震动了计算机界,也鼓舞了一代年轻学者和爱好者对个人计算机概念的关注和推崇。(更多关于个人计算机的故事,可以参考我的读书笔记《睡鼠说》。)

过去几个年代里个人计算机加互联网的发展对人类社会的改变是史无前例的。两者对个人和商业的生产力都是一个极大的提升。今天计算机已经小到能够放在我们的口袋里,计算性能也超过了当年登月控制中心算力的总和,所有的应用功能可能早已超过了 Engelbart 当年的想象。但有一点可能是永远不变的:寄托机器对人类大脑思维和能力的提升会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论文阅读:对现实世界中 Go 的并发 Bug 的研究

论文链接:https://golangweekly.com/link/59972/b208593eda

最近在订阅的邮件中看到的一篇论文,来自宾州大学,第一次系统性地研究了几大 Golang 的开源软件中的由并发带来的 Bug。他们研究了以下几个软件的提交历史:Docker, Kubernetes,etcd,gRPC,CockroachDB 和 BoltDB,并得出了一系列很有趣的结论。

研究方法

这次研究的重点是并发相关的 bug,他们的研究方法是(扒了这些项目的黑历史):搜索了这些项目的 Github 提交历史,搜索“race“,“deadlock”,“synchronization”等关键字,或是和 Golang 特有的同步原语的关键字,如“context”,“once”,“WaitGroup”,等等,找出对同步 bug 的修复,甚至对某些 bug 进行了复盘和重现,并将这些 bug 归类为“阻塞”或是“非阻塞”。

不同项目中的bug数量及类型

调试一个Go应用的死锁Bug

上一周几乎花了一整周的时间调试这个头疼的死锁 Bug。死锁 Bug 很难重现,因此也很难调试。谨以此文纪念这个教训。

Golang 初体验

最初接触 Golang 是因为工作需要。起初很不情愿地接手了一个 golang 项目,但是阴差阳错地喜欢上了这门语言。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